如果公共醫療資源的供給和佈局問題,不能在未來幾年內得到一個有效的緩解,今後仍將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有各種社會身份特權的人霸占CCU的鬧劇
   ■ 鄭渝川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心臟內科副主任醫師楊慶日前發佈微博稱,該院收治的一位大學教授在病情穩定後,拒絕從病床緊張的CCU(重症加強護理病房)中轉到普通病房。楊慶在微博中描述說,該教授自稱“教授的命,是十個人的命都換不來的”,還威脅要找川大校長投訴楊慶。此條微博一經發佈,立刻在網絡引發一片憤慨。
   重症病人對自己的病情可能出現的反覆存有擔憂,實乃人之常情。CCU的護理水平比普通病房更好,病人不想離開CCU,心情也可以理解。如果楊慶微博中表述的主要信息元素為真,患病教授不僅明確拒絕搬出CCU,而且還用惡毒言語攻擊醫護人員,甚至大談教授的命要比其他人的生命更金貴,其做法就遠遠超出人之常情的層次,而暴露出當事人齷齪的身份特權思想。
   楊慶微博中不具名提及的那位教授當事人,而今遭到了輿論的一致抨擊,這或可稱為咎由自取。但這樣一起事件,我們不能僅僅停留在譴責當事人的層次,而放過事件背後那些盤根錯節的問題。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是成都市乃至四川全省醫療水平和設施條件最好的醫院之一,許多患者都希望能在該院獲得非常專業到位的治療和護理。華西醫院的門診和床位帶有極大的稀缺性,更不要說CCU病房。要在這裡享受到良好的醫療服務,對於病人來說,一來要有運氣,二來則需要有一定的身份地位。這起事件中的當事人拒絕搬出CCU,所暴露出的身份特權思想絕不是孤立存在的。
   再進一步探討,就不可避免引出公共醫療資源的供給不充足、分佈不均衡等問題。過多資源集中到少數幾家頂級醫院,而基層廣大醫院獲得的支持卻顯捉襟見肘,固化了從自己感覺有身份地位的一些人,到普通百姓集中到三甲醫院求醫問藥的行為選擇,放大了這些醫院門診號和床位的稀缺性。在三甲醫院無法通過價格手段調控門診號和床位供需關係的情況下,病人有沒有以及擁有什麼等級的身份特權就顯得格外重要。
   很顯然,如果公共醫療資源的供給和佈局問題,不能在未來幾年內得到一個有效的緩解,不能改變優質醫療資源集中在三甲醫院的現狀,今後仍將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有各種社會身份特權的人霸占CCU的鬧劇。  (原標題:身份特權者霸占CCU 的鬧劇如何不再上演)
創作者介紹

舊屋裝修

yu98yudjf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