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杭州,總數約300個、總造價約千萬元的社區服務信息亭已經報廢了3年,沒有電沒有網絡沒有用戶——永遠呈黑屏狀態的信息亭到底該何去何從?
  是維修,還是拆除,還是另尋娘家? 昨天,錢江晚報刊發的《數百個造價不菲的社區信息亭為何落得如此尷尬》引起了各方關註,不少讀者給錢江晚報熱線96068來電說,樓下的信息亭已經成為垃圾房,甚至在逐漸演化為安全隱患點。
  那麼這些信息亭接下來到底怎麼辦,誰來管這件事?昨天,錢江晚報記者繼續尋找答案。
  杭州市民政局:已開始對各社區信息亭進行調查摸排
  杭州大滸東苑一居民昨天打進了錢江晚報熱線96068。他說,信息亭不僅有礙觀瞻,關鍵是它正在成為老鼠窩。“這個月初,我帶著孩子在小區內散步的時候,就看到過老鼠。如果有用,就重新開通;反之應當及早拆除。”
  昨天錢江晚報記者再一次聯繫了相關政府職能部門。
  杭州市民政局相關負責人坦言:“我們現在正在對各個社區的信息亭進行調查摸排,並試圖確認信息亭項目的牽頭單位。”該負責人說,因為該項目始於好幾年前,不少關係人都已經無法尋找。但有一個情況可以確認——哪個社區需要布點安裝信息亭的統計工作是由民政局完成的。該局在做好登記工作後把相關信息報給了杭州市經信委(當時稱“杭州市信息辦”)。“無論如何,我們都會綜合居民意見,在調查基礎上提出處理方案,儘力促成該事件的解決”。
  杭州市經信委信息化推進處相關負責人接受了錢江晚報記者採訪,該負責人說:“接到投訴後,我們也多方瞭解,甚至向有關省級部門咨詢瞭解。”據她瞭解到的情況,當時經信委下屬有個信息中心,該中心曾參與過信息亭項目。“信息中心目前已經脫離經信委,在幾年前劃併到了發改委。”
  錢江晚報記者再次聯繫杭州市發改委。發改委信息中心辦公室相關負責人說:“我知道信息亭這個項目的,最近幾天也到多個社區走訪調查過,但作為第三方我們很難介入。”該負責人說,當時信息中心隸屬杭州市信息辦,的確為信息亭進入社區進行多方牽線。“牽線並不代表信息中心就是牽頭單位,當時只是考慮到這個項目能為社區服務,能給居民帶來便利。”但該負責人說,華泰萬家曾租用過信息中心的服務器,並利用服務器為社區的各個信息亭終端更新信息。
  拆除還是再次利用,這是一個問題
  拆,還是不拆,這是不少社區目前面臨的一道選擇題。
  杭州拱墅區某街道負責人認為:“無論信息亭項目是否失敗,這些亭子本身的權屬還歸浙江華泰萬家,我們給拆了,日後別人追究起來怎麼辦!”
  從法律角度來說,權屬問題不能忽視,隨意開拆,很可能面臨官司。但其他社區的負責人還有更多的顧慮。
  “就算人家給了授權允許我們拆,也要看我們有沒有這個能力。” 杭州湖墅街道表示,拆除工作要不要招標?要不要審批?要不要統一核實拆除人員資質?是否需要電力、網絡公司的全程陪同、配合?“拆了亭子賣了各個部件的款項怎麼入賬?怎麼支出?以前社區支付的電費要不要先行扣除?”這些都是問題。
  如果不拆,那能否將這些造價不菲的信息亭重新利用?
  一些知情者和專業人士表示,大部分的信息亭還具備工作功能,只要接通電、網就能正常使用;目前鋪開的近300個銷售終端對任何一個公司都具有極強的誘惑力——網絡運營方面的公司如果能接盤,並配以科學的管理,在短時間內盈利並不困難。“當然,在無法聯繫華泰萬家的情況下,前提還是必須有一個牽頭的部門站出來說話、定性、招標,如此才能鋪開二次運營。”
  (原標題:拆除還是重新利用,暫時還沒有答案)
創作者介紹

舊屋裝修

yu98yudjf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